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

在网上查看很多的帖子都是在 hypedown模块中注释掉对 \n 的解析 这样的做法是不行的,因为这样文章中的换行就会失效,所有的文字就堆到一起了。

查看了服务端的源代码并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案,官方论坛所谓给出的已解决的开发板,我换了一下也并没有解决,这里先给一个临时解决方案。

在主题的footer中加入一行js代码即可

document.querySelectorAll(".post").forEach(function(post){ post.innerHTML = post.innerHTML.replace(RegExp(/<br><br>/g), '') });

主要就是检测同时出现两行的换行 就将它剔除掉 当然不完美,不过也没必要花太多时间在这个部分,大体上解决了问题~

接近14年底的时候我刚从西藏和尼泊尔回来,那时候我一直在筹划一个好课网的 互联网学习平台,在淘宝上做了0.5套 高水平的ps课程,那个时候我自己有点隐忧,觉得自己内心并没有充满了信心,其实就是感觉还没到。

那个时候想到一些点子,想做一些爆款小游戏,比如说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 摇手机打boss 那个概念,因为我希望可以先做点小游戏做些流水出来,之后再考虑做大,做纯互联网的公司,因为互联网太难做了,需要把盘子做很大,而前期发展又非常耗钱,并且我找过一些程序的朋友,他们都委婉的拒绝了,或者答应了又没音信了,找了一些做过ios游戏的朋友,也给的是冷水。 而刚刚好这个时候,soki的一个朋友小艾 ,突然问我 在做什么等等并且拉我出来聊,soki这个游戏创业的事情。

我首先认为我是做设计的,做游戏美术并不擅长,并且带上了我认为我能做和不能做的部分,比如说那种超级写实,中世纪,超级立体等等,我说我做不了,但是我可以做各种酷炫,设计感好的游戏。 他当时看了看和我强调他很看重游戏的UI设计等等,可能也是因为他一贯在互联网公司的原因,我们聊的比较来,我们都比较认同剑走偏锋这样的价值观。 所以我就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做,当时他跟我谈过所谓的待遇或者未来可能有的报酬 大约什么一年30多万吧,股权15% 这样。我当时其实没太感冒,我是直接告诉他 可以先开始合作一段时间,就这样一直给他免费干到第二年看到你。 这个部分有几个点:

  1. 我觉得soki和我的大方向比较吻合,而且他在钱这个问题上,比我更有注意力,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软肋是财务方面,所以我觉得如果和他一起创业,至少可以让我在这方面得到进步。
  2. 我不够自信,不觉得自己做公司可以成功。
  3. 做好课网遇到压力和瓶颈,有一些想要逃避
  4. 对于当初那些泼冷水和不认可我做小游戏的人,我刚好这个机会可以证明自己 (为了创业而创业)。

- 阅读剩余部分 -

"当自己的目标非常遥远和困难的时候,更需要克制自己的内心,平衡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放慢心境,在正确的方向上稳步前行,这一切,都是为了更有效率的去达成那个最遥远的理想。"

近期解决了几件大事,之前的RunPuppyRun游戏重构和优化的工作完成以及新版本上线,原画师(概念设定)一职的招聘和选定人选,以及团队的优劣势发觉以及协作的磨合。 写在今天是因为总算把原画师一职顺利落定,在组织完部门小会之后的现在我才可以静下心来写一写最近的感受。

- 阅读剩余部分 -

“告别了短暂的休息后,重新认识的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着自己未来的道路,我们心照不宣。 对于未来可能要发生的一切,我们也有着默契,道不同,却可相与为谋。”

这是从3月份来到广州后的第一个月,接触了很多道不同,却需要相为谋的人,经历了一些难以调和的事件,做了一些难却果断的判断。 抵达广州的第一天是凌晨2点,小伙伴们就开着租来的车接我,见面那刻我还没缓过劲来,一切都感到陌生,直到进了客厅吃了那碗炸酱面,感觉心情平复了许多,也慢慢的开始活起来。当晚便和 许 喝到了夜里,也在酒桌上了解了对方,知道了,是谁,有什么,为什么。 和去年的设想规划有很大出入,这是3天后我才知道的,之前一起合作的技术掉链子不来了也没冲劲了,想要拉入伙的牛人策划因为家庭原因也婉言谢绝了。在我面前的这个 策划许 完全是个空降兵,好在一顿酒已然拉近我们的距离。只是想象中,那个大神级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了现在这位半路出家的新伙伴,难免让人有些质疑。 尽管如此,希望还是有的。因为在3天后,还有一个很有想法和文学功底的文案策划要过来,据说还是个川妹子,想想也是极好的呢。 事情的发展总是要出人意料,理想总是被覆灭,好在生活也总能给我们一些意外惊喜。 只是没想到,这川妹子的吨位竟如此之高,令人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 这几日是很闲散的,直到新的两位继续加入我们的团队,进行“试合作”,我们开始了相对紧张的工作,而最为紧张的,就是会议之中,我们竟可以为了说明对方是错的而浪费整整半天的时间。而症结点就在于,当我们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你究竟持有的是开放性的思路,提供建设性意见,还是以封闭思路,以旧有经验来否定当前探索。 当然了,后者唯一的价值就是,如果死亡,那他将会加速这一过程。 在几日争论和无奈以及忍让后,在我们还没来得及在紧张的气氛中去真正了解他之前,他选择或是被选择,离开了团队,带着他的案子,和坚持。 而幸运的是,这个过程中,我和小伙伴们更加认清了自己,在慢慢的磨合中,我们擦出了星光般的火花,微小却让我们彼此交心。火柴和石头本没有交集,但只要放开自己和对方真正的碰撞,在某个未知的时刻,或许就能点燃熊熊的烈火。 告别了短暂的休息后,重新认识的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着自己未来的道路,我们心照不宣。 对于未来可能要发生的一切,我们却也有着默契,道不同,却可相与为谋。

雾霭弥散的傍晚,颇有一番末日前凝重。 国贸桥上的车流依旧, 似乎大家都不愿意相信玛雅人的玩笑话,或是忙碌的生活让人们实在无暇顾盼。

静望让我不禁地想到十年前的7月第一次来到北京,那时的我就像是误入了大森林的小矮人,发觉一切都超出他现有的理解,他发现只要说话,楼道里的灯就可以亮起,一个小学运动场也可以大的像一个初中学校,在夜幕中的广场依然能够用灯光制造出白日。 就像故事片的穿越一般,甚至还没来得及憧憬,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小世界,继续在小日子中欢乐着。

像是一股力量在牵引着我,两年之前,我再一次站在这片天空下。 这一站就是两年半,一切都那么着急,急的让我又没来得及憧憬,却已然看透另一个实质。 这个城市,就像是病人脑颅中的一颗肿瘤,他已是病入膏肓,这瘤亦是无药可医,可这块腐烂的肉,却维系着命脉的延续,它在不断的吸取身体各种营养的同时不断的膨胀和恶化。它的毒素遍及全身,从灵魂的根源上蚕食着人的生命。它,就是全国最高密度的欲望集合体,北京城。

十年前的我,健康,单纯,快乐。我背负的,是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乐趣。 如今,麻木和懒惰在不断的蚕食着我的灵魂和肉体,而我背负的,除了责任以外,更多的是欲望。

一位小科学家在各种诱惑与胁迫前不敌倒下,躺在地上的是一个满是疮痍的社会清洁工,打扫着末日前的种种罪恶,拼命的挣扎在底线之上,为了给自己一个安慰和一个继续欲望生活的借口。

是的,生命的姿态不是固定,恶毒也有存在的价值,但我想做一个医生,终有一天能医治这颗毒瘤,还我十年前的那片天空。

我喜欢明媚的日光, 那样你的笑容就能像花儿般绽放, 为我制造快乐的氧气。

我喜欢湛蓝的夜, 那时我便能呀,把你当做那弯弯的月, 即使是阴天,也不害怕思念。

我更爱着…你的温柔, 无论在何时都能告诉我, 明天,晴

我只是想着 能悄悄的靠近你 在只有你我的地方 谈我们的心

我只是想着 能淡淡的陪着你 在没有外人的世界 轻轻的吻你

我只是想着 能深深的爱着你 在没有你的时候 静静的恋你

我从小就在寻找 那份属于我的坚强 让我在黑的夜,也能安然入睡

我一直都在期盼 那份属于我的宁静 让我在嘈杂的人群,也能淡然穿梭

我一直都在坚持 那份属于我的信念 让我在迷茫的日子,不会茫然无措

我一直都在等待 那份属于我的希望 让我在生命的末端,不会愕然叹息

夏天啊 就来了 我们呐  就散了

或许你并不知道 也许我也不清楚

并非我们错过了 而是你我放手了

还记得那夏风在你的小马尾穿梭 那隙的风景吹拂着我 带我走进你温柔的笑容 我用我深情的眸 看尽你眼中的安然

我挥一挥手 你已不在我左右 是我松了手, 还是我从未抓紧过

你的忧愁

任几远 我都会如阳光照入你的眼 我停留在这空间 只为能与你擦肩

夜难眠 落了一片叶在你的窗前 我会随它悄然来到你的身边 凝望你的脸

月正闲 叶的影映入你的窗帘 它是愁觞万千 也是我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