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霭弥散的傍晚,颇有一番末日前凝重。 国贸桥上的车流依旧, 似乎大家都不愿意相信玛雅人的玩笑话,或是忙碌的生活让人们实在无暇顾盼。

静望让我不禁地想到十年前的7月第一次来到北京,那时的我就像是误入了大森林的小矮人,发觉一切都超出他现有的理解,他发现只要说话,楼道里的灯就可以亮起,一个小学运动场也可以大的像一个初中学校,在夜幕中的广场依然能够用灯光制造出白日。 就像故事片的穿越一般,甚至还没来得及憧憬,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小世界,继续在小日子中欢乐着。

像是一股力量在牵引着我,两年之前,我再一次站在这片天空下。 这一站就是两年半,一切都那么着急,急的让我又没来得及憧憬,却已然看透另一个实质。 这个城市,就像是病人脑颅中的一颗肿瘤,他已是病入膏肓,这瘤亦是无药可医,可这块腐烂的肉,却维系着命脉的延续,它在不断的吸取身体各种营养的同时不断的膨胀和恶化。它的毒素遍及全身,从灵魂的根源上蚕食着人的生命。它,就是全国最高密度的欲望集合体,北京城。

十年前的我,健康,单纯,快乐。我背负的,是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乐趣。 如今,麻木和懒惰在不断的蚕食着我的灵魂和肉体,而我背负的,除了责任以外,更多的是欲望。

一位小科学家在各种诱惑与胁迫前不敌倒下,躺在地上的是一个满是疮痍的社会清洁工,打扫着末日前的种种罪恶,拼命的挣扎在底线之上,为了给自己一个安慰和一个继续欲望生活的借口。

是的,生命的姿态不是固定,恶毒也有存在的价值,但我想做一个医生,终有一天能医治这颗毒瘤,还我十年前的那片天空。

我喜欢明媚的日光, 那样你的笑容就能像花儿般绽放, 为我制造快乐的氧气。

我喜欢湛蓝的夜, 那时我便能呀,把你当做那弯弯的月, 即使是阴天,也不害怕思念。

我更爱着…你的温柔, 无论在何时都能告诉我, 明天,晴

我只是想着 能悄悄的靠近你 在只有你我的地方 谈我们的心

我只是想着 能淡淡的陪着你 在没有外人的世界 轻轻的吻你

我只是想着 能深深的爱着你 在没有你的时候 静静的恋你

我从小就在寻找 那份属于我的坚强 让我在黑的夜,也能安然入睡

我一直都在期盼 那份属于我的宁静 让我在嘈杂的人群,也能淡然穿梭

我一直都在坚持 那份属于我的信念 让我在迷茫的日子,不会茫然无措

我一直都在等待 那份属于我的希望 让我在生命的末端,不会愕然叹息

夏天啊 就来了 我们呐  就散了

或许你并不知道 也许我也不清楚

并非我们错过了 而是你我放手了

还记得那夏风在你的小马尾穿梭 那隙的风景吹拂着我 带我走进你温柔的笑容 我用我深情的眸 看尽你眼中的安然

我挥一挥手 你已不在我左右 是我松了手, 还是我从未抓紧过

你的忧愁

任几远 我都会如阳光照入你的眼 我停留在这空间 只为能与你擦肩

夜难眠 落了一片叶在你的窗前 我会随它悄然来到你的身边 凝望你的脸

月正闲 叶的影映入你的窗帘 它是愁觞万千 也是我的思念

下一站, 烦恼会如同两侧的杨树, 我无法拒绝它们一次又一次的出现. 下车 静静地感受,体会 也许他们是一种庇护

下一站, 会遇见新的人,看到新的物, 但他们都只是生命中的过客. 他们不会给你全然的快乐, 同样不会给你彻底的伤痛.

下一站, 会有新的风景, 可看风景的心情却不再回来. 总爱回头看, 但它们只属于已逝的光阴.

当我们去触碰曾在心中的那点点滴滴时, 便会发现早已不是当初模样. 时常会去想, 是否在到达终点之时, 才能知晓这一路是向何处.

太阳将出的清晨。 鸟儿们不安的喧闹着 那急促而低沉的鸣叫,真是令人焦躁不安。 窗外呼喊过冰冷的寒风,不禁的让人战栗。 也只是一曲的时间,那无穷无尽深邃的黑幕霎那间有了微光。 虽看不见被高楼遮挡温柔二有穿透力的冉冉向上的太阳,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她的光芒。

不知鸟儿们的叫声究竟以为着什么, 是对日出前黑暗的畏惧,还是对日出的感应和期待? 十分钟离去了,鸟儿们在继续,而天空,已灰亮,种种的轮廓也变的清晰可见, 引擎出声了 扫帚走动了 我的不眠夜  -结束了

也许我该和鸟儿们一样,高歌一曲,不为那理想和自由,  只为这黑夜和白昼